生活不易,子长哭泣

♡无良写手,常年是坑。
♡本命:沈九,慕情,萧瑟。
♡本命cp:冰九,七九,all九,风情。
♡扩列加Q:2624941387,mua
♡lof不互粉,关注的是我爱人(buni)
♡lof专门用于屯文磕粮!
♡最后,感谢相遇。

【七九】“七哥,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

♡幼年七×幼年九,我就喜欢看小小九,可能有点软=w=*

♡预告,下篇可能是地笼,风情,漠尚的其中一篇w

♡物价我编的,考究党散退!

♡有个小bug,但是完全不影响阅读。

♡不喜点×,江湖再见。

♡祝各位客官食用愉快!

——

正文:

九月的小城正值雨季,淅淅沥沥的雨水从天空落下,从日到夜仿佛没有停过。郊外树林的土地变得异常湿润,一脚踩下去就能踩出一个坑来。

空中常飘着九月金桂的香气,顺着湿润的空气与风息传到人们的鼻腔之中。

九月是个吃桂花糕的好季节。稍微富裕点的家庭是找上好的师傅制作而成的,而稍微贫困点的则是自家自己做的。两种不同处境的家庭有着同一种感受——桂花糕的香甜荡漾在心间的满足感。

沈九自小就被人贩子拐跑了,家里做的桂花糕这种东西自然是没吃过的。

·

这天他和岳七一如往常地在街上装可怜骗钱,沐浴着那些来来往往行人眼中的怜悯。他面上装得哭着喘不过气来,一抽一噎的,故意洗白的脸上挂满了泪痕,心里对这些形容眼中的怜悯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到了夕阳时,艳阳逐渐下落,在天边只留下了一个弧形,行人逐渐变少的时候。沈九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抬起手拉了拉旁边跪着的岳七的衣衫。

岳七明了,收起面前的破瓷碗与写着“兄弟父母双亡,外地寻亲落难、孤苦伶仃、漂泊无依云云”的布料。

之后用口袋里事先准备好的一块干净方巾动作轻柔地给沈九擦了擦脸蛋上的泪痕,道:“小九,你说的这个办法好像有效,但是……你每天这么哭不累吗?”

沈九拿过那些岳七手中的破瓷碗,手指在碗里挑挑拣拣,清点今天的收入。他听岳七这么说,抬起头,用着那双还微微泛着泪水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嗤笑一声,道:“呵,我有什么办法?本来是我负责装病,你负责哭。可你呢?死憋一天都憋不出眼泪来。有什么用!”

“对不起,小九……”岳七垂着眸,抿了抿唇。

“切!除了对不起,你就不能说点别的话吗?天天听这个你不腻我都要腻了。”沈九微微偏了偏头,撇嘴,“算了,不计较这个,该回去了。”

话音刚落,沈九抱着怀里的铜板,抬脚便走。岳七起身紧随其后。

两人一路静默无言地走着。走了一段时间后沈九的脚边突然停下了,眼神看向远处。跟在他身后的岳七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他瞬间了然。

岳七正想开口,沈九收回了他的目光,微微抱紧了怀里装着零碎铜板的碗,又继续向前走。岳七无奈,只好跟在其后。

两人顶着夕阳的余晖走过平坦的大路,走过弯曲的小道;越过泥污的田间,越过清澈浅浅的湖水。

月光清辉逐渐洒满大地,两人也回到了平时的居所——一间破旧了多年的土地庙。

沈九把怀里碗掏了出来,把那些零零碎碎的铜板藏在了一个不易发现的阴暗角落,还盖上了厚重的茅草。

岳七则是点燃了一盏微弱的油灯。光亮瞬间充斥庙内,为人们留下黑暗而又巨大的影子。

他们俩应该算最晚回来的了。他们这间破庙离民众聚集地有点远,可偏偏当初沈九的计划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人多,所以他和岳七平日里不得不五更起来赶去人多的地方开始一天的“工作”。

特别是赶集日的时候,街上的人是最多的,在那天沈九和岳七得到的钱够他们买一盒精致的花糕,不过他们从来没买过,毕竟平时要拿出吃饭的钱都十分困难,更别提买这种消遣用而且还吃不饱的小花糕了。

最开始的时候,跟他们一起被拐过来的孩子因为上街讨不到钱,被人贩子几乎快打死,所以后来这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用尽解数就为了讨到那一两个铜板。还有的是直接上街偷,如果遇见个坏脾气的,被发现后难免是被打个半死然后被扔到乱葬岗。

沈九以前也是被打过的。小小的孩子蜷缩在角落,咬着牙一声不吭,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沾湿了睫毛,晕红了眼角。想伸手去摸摸身上的伤口,刚触及就因为疼痛而缩了回来,整个人缩在阴暗的角落里打颤。

岳七那时候可是心疼坏了,后来沈九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讨到了一些银两,为他买了一些药膏。

不过两人的处境现在稍微好了点,那个拐卖他们的人贩子最近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好久了都没回来了。用沈九的话来说就是:“估计老早就死在外面了。”

虽然人贩子不见了,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了。但是半大的孩子没几个需要劳工的地盘儿会收的。如果去偷的话,被发现了也就只能死,他们也并不指望这穷乡僻壤能有多少个好人。

最后得出来的办法只能去乞讨。沈九还挺聪明的,他善于抓住人心,每次上街和岳七跪在大街边上,他负责哭,岳七则是负责求人。

一天下来,能得的钱还算不少,但也只能解决一天的温饱。

所以他们平日里都是节俭节俭再节俭。

·

夜深了,月亮慢慢攀上树梢枝头。沈九眯着眼睛微微打了一个呵欠,就躺在那层草堆上睡着了。

岳七是一向是晚点再睡的,这个点附近手脚不干净的人也挺多的。他是一群孩子里年纪最大的哪一个,平日里晚上放风就看他的了。

时间慢慢流逝,岳七坐在熟睡的沈九的旁边,听着夜晚的蝉鸣与风息,有些困倦地揉了揉眼睛。

“这个点儿了……应该不会有那些人了吧。”

岳七这么想着,站起身来去又检查了那看上去并不坚固的木门。检查完毕后又“噔噔噔”地跑了回来,靠着熟睡的沈九,也缓缓进入了梦乡。

·

小孩子贪睡是难免的,沈九也不例外,平时他能起来全靠岳七喊他。今天沈九起来的时候都日上三更了,窗外暖洋洋的太阳透过窗户之间的缝隙照进庙内,激起一层细细的尘埃在阳光中微微漂浮。

“啧!七哥那家伙在搞什么!不想吃饭了么?”沈九坐在草堆上,愤愤地锤了锤。

“小九!”沈九正想着这人呢,这人就回来了。岳七一路笑着跑了回来,猛烈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竟是还有些刺眼。

沈九微微眯了眯眼睛。他怀里好像还包了什么……

待沈九看清的时候,他的瞳孔猛地一缩,急忙转过身子,扒开左边的草堆,找到那个暗格,打开之后,沈九蹙着眉细细地数了一遍。

一、二、三、四、五……

数出来是二十一个,少了四个。

这时岳七也跑到沈九身边了,他急忙把怀里的东西摊到草堆上,事先还垫好了一张油纸。

他从怀里拿出来的是几块精致的桂花糕,上面有着细细的纹路印着漂亮的花儿,通体淡黄色,有些晶莹润滑,细细地嗅了嗅,还能闻到空气中的幽幽淡香。

沈九特别不满地看着岳七,眼神宛如一把刀,语气冷得吓人:“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岳七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有些局促,他有些不安地搓了搓手。他看向沈九,眉眼弯弯,脸上映着窗外的阳光:“对不起小九……我就是太饿了,所以想买一些糕点来吃,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这些……是带回来给你的。”

沈九蹙眉,脾气依旧不是很好。

“你知不知道这些桂花糕的价格够我们俩吃顿午饭了。”沈九鼓了鼓着腮帮子,开口道。

“对不起小九,你能不能不生气了?来吃块桂花糕。”岳七瞧着沈九一直揪着这个不放,有些无奈地微微笑了笑,转瞬即逝。而后指尖捏着一块小巧精致的桂花糕送到沈九面前。

“不吃。你不是喜欢吃吗?那你就吃个够吧。”沈九盯着面前这块桂花糕,有些别扭地撇过了脸,语气就不是很好。

“可是,我在外面吃饱了啊,我实在是吃不下了。而且这桂花糕又放不了多久,过一会儿就要坏了的,我也不吃你也不吃,其他人也还没回来。我们就只能把这些桂花糕扔了……”岳七捏了捏衣角,语气在沈九听来好像还有点委屈。

沈九依旧撇着脸,抿了抿唇。

“……这还是钱买的呢。”岳七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吃!你别说了!”沈九咬了咬牙。

岳七笑开了眼,把手中的那块糕点递给沈九。

沈九有点小心翼翼地捏着那块糕点,好似生怕把它弄坏了一般。放入口中细细咀嚼,一股清香破开皮层涌入口腔中。

虽然沈九很不想承认,但这真的很好吃。于是他狼吞虎咽地把剩下的也吃完了。岳七就在一旁笑着看他吃。

“七哥……”吃完后沈九突然说了一句话。

岳七没有听清,他把耳朵凑到沈九嘴边,道:“嗯?你说什么?”

沈九一把推开岳七,力道还挺大的,岳七没有注意防范,一下子靠到了墙壁上。

“没什么,你要是没听清那就算了。今天就不出去了,去周围湖里捉鱼。”

“哦哦。”岳七愣愣点头。

·

沈九不是蠢的,那几个铜板能买多少个桂花糕,他是知道的。

而且岳七正值少年,身体要长饭量肯定是不小,这个沈九是知道的。就几个桂花糕能填饱他的肚子才怪。

至于,沈九吃完桂花糕说的话嘛……

·

“七哥,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

FIN.

文/@秦子长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