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易,子长哭泣

♡无良写手,常年是坑。
♡本命:沈九,慕情,萧瑟。
♡本命cp:冰九,七九,all九,风情。
♡扩列加Q:2624941387,mua
♡lof不互粉,关注的是我爱人(buni)
♡lof专门用于屯文磕粮!
♡最后,感谢相遇。

【冰九】束发.

——


♡是糖。私设多得一批。


♡谈恋爱w


——


卯时,寒季的山间雾气笼罩着整座青色的山峰。昨夜刚下过雨,因此今日的空气中还依稀带着丝丝凉意。不过堪堪天明,清静峰上就已经响起来了锋利刀刃舞起而破开晨雾的声音。


沈清秋这时还未起。要说往日那肯定是刚及卯时便起身穿衣洗漱了的,可是今时不同于往日。


沈清秋是被热醒的。是的,在寒冬腊月的季节被热醒的。他起身发现平日里他盖的薄被已经被人换过了,变成了几沓厚厚的棉絮被。房内还被人点上了上好的炭火以及宁神香。


沈清秋有些不自然地起身动了动身子,移动的过程中不小心拉扯到了某处的伤口,他面色忽地变白。口中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眼:“洛冰河那小畜生……”


他努力做出一副没什么样子,动作僵硬地下了床。散着长发,披了一件青色的外袍走到洗漱的地方简单的清理了一下。最后动作僵硬地走了回来。顺便把窗户打开了,一丝丝凉意随着风吹了进来,那种闷闷的感觉终于消散一些。


眼神不经意一撇,看到了雕花黄铜镜面前的一把青色折扇,手臂一伸就拿了过来,“唰”一下展开,站在窗子前,大冬天的给自己扇风。


“呼……”感觉终于舒服点儿了。沈清秋微微眯了眯眼睛。


沈清秋站在窗子面前扇了有一会儿了。身后突然来了个温暖的怀抱,结实有力的手臂圈着沈清秋的腰肢,下巴从后面抵到人的肩上。低哑磁性的嗓音笑了笑:“师尊,你这样可是会得伤寒的哦。”


沈清秋眉心跳了跳,折扇一收,手腕一转,扇骨处打上身后人的脸。他嗤笑一声:“我会怕伤寒这种东西吗?”


的确,幼时的沈清秋随着人贩子四处流浪,伤寒这种病完全是家常便饭,于是长大后便落下了隐隐的病根子。再后来登上了清静峰峰主之位后,身体得到了调养,这种情况也好了很多,不过相对平常人体质还是会差一点点的。


洛冰河语气中的笑意仿佛是要溢了出来,他道:“师尊,听说得了伤寒的人……会很热而且相对平时来说会更软。要不到那个时候我们来试一下?”


沈清秋闻言面色一僵,扇骨拍开身后人搂着自己的手。


疾步走开,坐到了黄铜镜面前,手中的折扇放置桌前,便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


洛冰河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道:“师尊这是……?”


沈清秋撇过眼睛,语气中隐隐带有几分嘲讽:“昨天说了今天就忘了?”


洛冰河笑了笑,悟了。昨夜红烛暖香之时,他提出了今早帮沈清秋束发的。他几步走到沈清秋身后,手挽起几缕顺滑如丝绸锦缎的发丝,另一只手上前摸了摸,接下来的动作重复。


沈清秋不耐烦了:“束发就束发。不要动不动就发情。摸什么摸?”


“遵命师尊。”洛冰河笑笑,开始正经地梳了起来。


说来也是好笑,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洛冰河提议过为沈清秋束发的,那时候沈清秋觉得没什么也就点点头同意了。可是后来见到了洛冰河那“惨绝人寰”的手艺之后,沈清秋就恼道:“你平时是怎么为自己束发的?”


“施个法术就好了。”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施个法术?”


“因为想要亲手做啊。”


自那以后,沈清秋就不准洛冰河碰他的头发了。魔尊大人为此特地去学了束发方法。


现在总算能派上用场了。只见他手腕一翻一转,手指灵活地在发间穿梭,最后再冠上了一个魔尊大人亲自挑选的青色玉冠。一切只不过发生在须臾间。


洛冰河颇为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他笑着:“如何?师尊可还满意?”


沈清秋对着铜镜照了照,最后再伸手摸了摸。道:“勉强过关。”


洛冰河微微弯着腰,看着铜镜里那青衣人与黑衣人笑弯了眼。


“是,师尊。”


——


FIN.


文/@秦子长


评论(7)

热度(70)